x

自己过把瘾……

大卫:

1.宇智波斑的移动城堡

带土在他小学毕业的那天,决定偷偷溜去网吧,结果路上被高中生勒索。为了保护和自己一起的同班同学卡卡西和琳,这位英勇的小朋友被打了一顿。他让卡卡西和琳先跑了,于是只剩他一个,在大雨里寂寞如雪的倒地不起,泪流满面,虽然很委屈很痛,但他是男子汉,他不想哭。

此时,一个穿羽织穿和服的陌生男子打着一把纸伞走到他面前。带土心想,现在谁还穿的这么老气啊,一定是个老头子。他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老头……”。

老头动了动白袜子里的脚趾,木屐向他靠近了一点。
“年纪小小就这么会惹麻烦。”

“快走,臭老头,如果想看笑话那也得扔点钱。”

老头没有扔五百円给他,而是放下了伞。他看起来一点都不老,留着毛躁的长头发,眼神平静无波。他把浑身湿透的带土抱了起来,而后拿起伞,带着他离开了这片战场。

雨幕里,带土觉得自己像个战士,被神秘的法师救助,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胸中丛生,仿佛这个老头正带他离开世俗,离开社会的束缚,离开人间。

去哪里呀?
带土问。

不去哪里。
老头回答。

男孩龇牙咧嘴的笑了一下,看起来很疼但又莫名其妙的开心,傻乎乎的。
冒险!太好了!

……

然后懒得写了,反正带入宫崎骏的电影吧,一模一样的剧情,然后会有火影原著的剧情彩蛋参杂在一起。


2.牧神

孤儿院连续走了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好朋友,琳和卡卡西。琳被一个金头发的大胸美女带走了,似乎还挺开心的。卡卡西被一个同样是金头发,但看起来更加阳光的男的带走了。

没多久,我也被收养了。
被一个看起来很阴沉,令我觉得害怕的男人。

卡卡西曾回来看望过我,他对我吐槽,水门(他的养父)求着他叫爸爸,他觉得很膈应。我看着他耷拉着的眼皮,觉得有人肯要你就是天大的运气。唉,不去想那个笨蛋了,笨卡卡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说领养我的那个人。

他叫宇智波斑,和我一个姓。长得和我也有点像,留着黑色的长头发,炸得乱七八糟,但近看就会发现头发都是很柔软很细的。他没有要求我叫他什么,也不怎么说话,穿着古板正经的和服,跟走在路上的那些老头差不多(现在的年轻人都爱穿西服,兜院长和大蛇丸老师也是)。我不怎么敢跟他讲话,直到有一天外面下了大暴雨。

那个晚上我很害怕,以往只要一打雷,我就光速窜进笨卡卡的被窝,求大佬庇护,现在好了,没有大佬了,只有个老头。但我实在是害怕,真的很很很很害怕。只要雷声一响我就觉得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站得笔笔直,手里提着带血的西瓜刀。

害怕极了。所以我就提着枕头跑出了房间。

斑的房子又宽敞又空旷,白天如果有太阳就会很明亮,院子里种着可人的白色粉色的海棠树,还有几颗柚子树,绿油油的宽厚叶子下缀着灯笼一样的大柚子,特别好看。我平时很喜欢坐在走廊上晒阳台,或者用扫把去捅柚子。这种时候,老头就坐在走廊上喝茶,他不会离我太远也不会离我太近,只是看着我,或者看着天上的云。他在陪我,亦或是让我陪着他。管他呢。

但是大房子就这点不好,两个人住太空了,天一黑又吓人。我一出门就腿抖,几乎是以短短十一年生命里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斑的房门前。我急切地敲门。

“老头!老头!”

“开开门吧!”

“哎!”

“好吧好吧不叫你老头了!叔叔!快开门!别睡了!”

“爸啊!开门吧!”

我喊得连脸皮都不要了,腹诽着宇智波斑是不是猪,睡得这么死。

砰——

门开了,屋里亮着灯,宇智波斑逆着光站在门口。

“怎么了?”他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黑眼睛那么深那么深,我看不到底。

“我……”他突然出现,我倒说不出话了,“那个……呃……”

还没等我错词完毕,斑已经把我抱了起来。他的怀抱温暖有力,心跳声沉沉地打在我的身上。

“原来你害怕打雷,平时横冲直撞的。”他说话的时候,胸口的震动让我也震动了。

“老头!你不是平时不说话的吗!”我恼羞成怒,“害怕打雷怎么了!我,我是小孩子呀!”

老头笑了,他毛茸茸的头发荡下来,落在我的眼前。他抱着我坐到床上,关掉了灯,室内顿时一片漆黑。“睡觉了,不许闹了。”

我讷讷的嗯了一声。

他抱着我躺下,黑头发像一张毯子盖着我。毯子外面是他热乎乎的手臂和胸口,然后是被子。我蹭到他跟前,用脸颊擦了擦他的脸。

“为什么平时离我好远呢?”

“我害怕太亲近你,而你终有一天会远离。”

“我怎么会远离呢!肯定不会走的。”

“但你会长大的。”

老头尖尖的下巴磕着我的脑袋,温暖的大手摸着我的背和脖子。

很安心。

【斑柱斑】救赎之歌(完结)

☆旖月颜Ω:

(五)


百多年之后,圣城“木叶”。


“啊啊啊!”灿金色短发的少年提着一只陈旧的行李箱在街道上狂奔,气喘吁吁地边跑边叫,“九、九喇嘛!你别跑那么快啊!等等我啊!”


一头当先跑在前面的,足足和大型犬一般大小的橙红色狐狸甩了甩九根毛茸茸的大尾巴,回头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真没用。’


赤红的兽瞳中,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句话。


不过从小到大,已经被这只来历不明但孤狂桀骜,身高半米气场十米的狐狸鄙视了好多年的金发少年,早就习惯成自然了,完全没想着去反驳。他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捂着肚子,脸颊上六道天生的猫须都软趴趴地耷拉下来,一脸有气没力。


“好饿……已经没有力气了……九喇嘛……你要带我去哪里……”


赤红兽瞳递过来的眼神越发‘鄙视’了。


橙红皮毛的狐狸带着一脸苦逼的少年在“木叶”的大街小巷里穿梭,最后停在了一家不起眼的店铺前面。


“九……九喇嘛,这是哪里?”有气没力地跟在它身后的少年终于能够好好地喘口气了,他毫无姿态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边喘气边好奇地问。


九喇嘛毛茸茸的脑袋向一边撇,显然一副‘你真没用,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我认识你’的样子,然后人性化地叹了口气,两步跳上店铺前包着一层光滑包浆的木质台阶,抬起一只爪子,敲响了黑色的大门。


“砰砰砰。”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黑色的大门才“吱呀”一声打开了,然后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从里面探出头来,没好气地问:“谁?!”


男人顶着一头凌乱炸起的漆黑短发,一张脸本该是英俊阳光的,却有一半被毁了容,遍布狰狞皱褶,看上去只让人觉得可怕。


“啊……打、打扰了,那个……这是……”金发少年“噌”地一下跳起来,支支吾吾地想要辩解。


不过不用他说什么,杵在门前的九喇嘛就咆哮了一声,然后“啪”地一下,一爪子拍在男人的腿上。


男人的目光下移,在看到九喇嘛的时候,眼角明显地抽了抽。


“九喇嘛?”


“嗷。”


橙红的大狐狸昂起脑袋,甩了甩九根毛茸茸的大尾巴。


“……进来。”男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拉开了门,让开了一条路。


“欸?”少年有些呆怔,还想问些什么,就看到门前的大狐狸自顾自地走进了店里,当即便提起行李,手忙脚乱地冲着男人鞠了一躬,“打、打扰了!”


男人什么都没说,只是冷淡地应了声,关上了门。


和外面不起眼的门面比起来,店里的陈设却颇为典雅别致:檀香木铺设的地板上浮雕着细腻精美的藤萝枝蔓花纹,过道上铺着不知名的野兽皮毛鞣制的黑色地毯,柔软丝滑,踩上去触感甚好。大大小小的家具也是木质的,每一件都被雕琢出或是优美或是古拙或是素雅或是华丽的纹路,充满了艺术感,仿佛一个典藏丰富的博物馆。而除了木质的家具外,店里还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栽,雪白,赤红,靛青,幽蓝,堇红,轻粉,鹅黄……各种颜色形貌不一的花朵绽放,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清幽香气,闻起来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我是宇智波带土,这家店唯一的店员,”男人转过来看着拘谨的少年,冷淡地介绍道,“这是一家……嗯,反正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卖什么的店,老板是个常年不管事,成天到处浪的混蛋。看在九喇嘛的份上……”男人瞥了瞥懒洋洋地团在地毯上的狐狸,“小子,先说说你是谁?”


“欸?……咳、那个,初次见面,”金毛的少年咳嗽了一声,露出个灿烂阳光的笑容,“我是漩涡鸣人,木叶高级音乐学院的学生,刚从外地来……”这时候,少年的肚子发出“咕噜”的一声响。


“饿了?”宇智波带土看了看他“咕噜”直叫的肚子,然后转身,只留下一句话,“等着。”


漩涡鸣人乖乖地站在原地等。


……没过多久,宇智波带土端着盛满食物的大碗回来了。


“只有这些,你爱吃不吃。”


“嗷!太感谢了!”


漩涡鸣人两眼放光,二话不说接过碗,就大快朵颐起来。


“嗷。”团在地毯上的九喇嘛抬起头,冲着男人叫唤了一声。


“……知道了。”宇智波带土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又转身回到厨房,不知从哪端出了半只烧鸡。“你的在这。”


“呼。”九喇嘛满意地眯起眼,张口咬下一大块鸡肉,满意地吃了起来。


……


“小子,你没有地方住?”


“……对。”


“我可以让你留在这里,住到开学为止,包一日三餐,没有工资,你要负责打扫整个店铺,每天一回,你干吗?”


“干!!!”


……


……就这样,名为‘漩涡鸣人’的少年带着叫做‘九喇嘛’的狐狸,在这个声名不显的奇怪店铺里住了下来。


……之后没过几天,闲着没事上街溜号的九喇嘛,又‘捡回’了一个人。


“啊!你是那个谁——”


“宇智波佐助。”鸦黑炸毛短发,容颜精致,眉目清冷,比漩涡鸣人还小了两三岁,就算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的短衣裤,看起来仍旧像是个瓷娃娃般可爱的少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不叫‘那个谁’,金毛笨蛋。”


“我才不笨!”


然后他收到了来自一人一狐的‘鄙视’眼神×2


“……你……九喇嘛,你胳膊朝外拐!”


橙红色的大狐狸直接扔给了他一个‘MDZZ’的眼神,然后一甩尾巴,领着宇智波佐助就进去了。


“欸,你来干什么?”


“我饿了……它告诉我这里有吃的。”


“哎,”漩涡鸣人摸了摸头,想了想,冲店里喊了一句,“带土叔,我们还有什么吃的不?”


“自己看。”宇智波带土常年冷淡的声音传过来,“没有就自己去买。”


“知道了!”漩涡鸣人回应道,然后看看了旁边的宇智波佐助,突然“嘿嘿”地笑了笑,快速伸出手,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宇智波佐助迅速把他的爪子拍掉,气呼呼地瞪着他。


“欸,很软嘛,”漩涡鸣人露出个阳光元气的笑容,“喂,你要不要考虑跟我混?……我罩你哟。”


“就你?”宇智波佐助一双乌黑水亮的眼睛眨啊眨,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摇头,“……啧。”


九喇嘛发出一声类似于嗤笑的声音,抖了抖身体,抬起爪子冲宇智波佐助招了招,然后向着厨房走去。宇智波佐助跟着它走。


“哎,说清楚,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很厉害的!”


漩涡鸣人愣了愣,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我可是未来要成为‘青之王’的男人!”


少年嘹亮的宣言声再店里回荡。


待在二楼走廊上的男人往下面探了探头,嗤笑道:


“呵……青春。”


……


 


 


远方。


穿着裁剪得体的漆黑丝质长袍的男人坐在高耸入云的白岳山山顶上的悬崖边,一双笔直修挺的长腿直接晃荡在空中,看得人心惊。凛冽的山风席卷而过,及至他身侧,却突然柔和下来,犹如柔和春风,懒洋洋地吹拂着他刚好过腰的鸦黑蓬松长发。


“这里的风景怎么样?”


他突然开口问道,声音低沉磁性,犹如铮铮琴鸣,说不出的好听。一双罕见的赤红眼眸微微眯起,神态惬意而透着慵懒,目光悠悠下撇。


“很不错。”温润柔和的回复声从他怀里传来,宛如涓涓溪流蜿蜒流过山涧幽林。“你费心了,斑。”


“你喜欢就好。”男人的语气中透出遮掩不住的温柔,他伸出手,在怀里摸索着,“……嗯……这个姿势怎么样?有没有舒服点?”


“我很好,斑。”含着笑意的声音传出来,细细看去,才发现说话的,竟然是他怀里的一个头颅!


……乌木般柔顺笔直的发丝长长地从脑后垂落而下,宛如一匹上好的丝绸披落在男人的身上。整颗头颅是被齐颈而断的,断口处却一点也不恐怖,颈骨和血肉莹润晶莹,仿佛打磨过的宝石,竟透出异样的美感。这颗头颅看起来很年轻,容貌温润秀朗,气质坦荡宽柔,修长眉毛下一双杏眼清澄透彻如秋水,在阳光下恍若无暇的黑珍珠般璀璨生辉,注视着男人的目光柔和而又宁静。


“柱间……”宇智波斑往日总是桀骜而又张扬的眉目柔和下来,手指插入乌木般的发丝间细细梳理,动作无比温存,“看完这里,你还想去哪里看看?”


“嗯……”怀里,只剩下头颅的千手柱间眉宇微颦,想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要不,回‘木叶’一趟?带土前不久不是才来信,说店里招收了新的店员?”


“哼,那个自作主张的贤二。”


“斑……”千手柱间柔和的声音透出一丝无奈,“别总欺负带土啊,他好歹也是你家的后裔。”


“嘁……我就是看那个贤二不顺眼。”


“斑,你呀……”千手柱间摇头轻轻一叹,然后微笑道,“回去的时候,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一点礼物吧。”


“知道了。”宇智波斑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还有,斑……”


“嗯?”


“别老买那些丑兮兮的面具,我相信带土的审美真的没有那么糟。”


“没有?你看他当年出道的时候戴的那个漩涡面具,丑的和Shi一样!”


“……就当初那点事,你还要嘲笑他多久?”


“一辈子。”


“唉,斑……”千手柱间无奈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长不大的任性孩子,“至少换一个吧?”


“不换。”


“……”


“……据说,九喇嘛也在店里。”


“嗯。”


“斑,别想着买骨头和猫薄荷,九喇嘛真的和猫狗没有共同习性,你不想它咬你吧。”


“……我可以买逗猫棒和毛线团。”


“……斑,那个孩子回来了,还有你家最小的那个后裔……”


“所以?”


“可以的话,帮他们一把吧……他们都是不错的孩子。”


“嘁,瞎操心……柱间,”宇智波斑伸出双手,将怀中的头颅捧起来,与自己面对面,赤红的眼瞳凝视着对方清澄透亮的黑眸,慢慢凑上前,“能和你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斑。”千手柱间轻声道,语带叹息,“我都已经做好彻底消亡的准备了……我毕竟是‘世界之树’的意识,只要我还活着,‘世界之树’就不会彻底毁灭,而一旦黑绝齐聚了九大尾兽,重新合成‘命核’,就能把‘世界之树’再次召唤回物质界,借助‘世界之树’的力量让‘蔚蓝之月’现世,令大筒木辉夜复活……留下我,你和扉间实在是太冒险了……”


“柱间。”


“嗯?”


“闭嘴。”


宇智波斑凑过去,与他四目相对,鼻尖抵着鼻尖,然后他沉声道,语气坚定不容动摇。


“危机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有,你觉得我会为了人类毁灭你?呵——门都没有!”


“……斑……”


“你听好了,我讨厌这个世界,也讨厌人类……我生命中所有重要事物,我敬爱的父亲,我未成年就已早夭的两个弟弟,还有我最珍视的弟弟泉奈,宇智波一族……统统离我远去。”


“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对我友善,那群愚蠢的人类更是不问青红皂白把我钉为‘叛徒’。”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喜欢人类。”


“……我喜欢的,从来就只有你,千手柱间。”


宇智波斑一字一句地说道,赤红的眼瞳仿佛在燃烧一样,几乎灼痛了千手柱间的眼睛。


“我保护这个世界,因为你喜欢;我拯救人类,也只是因为你爱着他们……如果需要用你的死亡来换取他们的和平……”


“——于我而言,那就是本末倒置!”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比你更重要。”


“柱间,我从来都是个自私而又自我的人。”


“……”


“……知道了,斑,”千手柱间看着他,忽而弯眉一笑,眉眼舒展开,目光温柔如水,“……这样就很好。”


“柱间?”


“我爱你,所有的人类中,你是我最爱的那一个。我不会干涉你的选择。”


“你愿意选择我,胜于人类……我很开心。”


“斑,我很开心。”千手柱间微笑着,笑容恍如二月春晓的晨光,“能和你在一起,我很幸福。你不用患得患失,能一直看着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管在哪里。”


“柱间。”宇智波斑的眉眼柔和下来,他薄艳的唇边带上了柔软的笑意,“我爱你。”他凑上去,捧着千手柱间的头颅,吻住了对方柔软的嘴唇。


……


世界因你而美好。


 


Fin.

【斑柱斑】救赎之歌(2)

☆旖月颜Ω:

(三)


世界,笼罩于迷雾,和危机之间。


不可名状亦不知来处的天灾横行于世,而‘弱小’的人类只能在天灾的夹缝中艰难生存,躲藏于庇护所之中,兢兢战战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以太”。


——那是遍布在这个世界中,每一个角落里,无处不在,可是却无法察觉的神秘力量。正是拥有了它的力量,天灾、兽潮和邪神才能在这个世界上肆虐。


“以太”,它是高踞于土、水、火风四大物质之外的第五元素,从‘大源’——世间一切万物之根源——中流出的神秘之力,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变化和性质。


……唯有纯粹的、特殊的声音能够干涉到它们,令它们随着意志而变化,化作风、凝结水,变成土,点燃火,凝结物质,变化走兽,达到全能之境。


最早的人类将能够役使它们的音节称之为‘咒言’,很快,人类发现,比咒言更加强力的,是从黑暗时代中传承下来的音乐。


因此,其操纵者才被称为‘乐师’。


这一发现宣告了黑暗时代的终结,在最黑暗的黎明前,人类之中前仆后继的涌现出无数的强大乐师,而其中最强者,乃为“青、赤、白”三位王。青之王、赤之王与白之王携手,建立了环抱着人类五大国度的天灾防御机制,以五个“圣地”为核心,宣告着人类步入“黄金时代”。其中最早建立的“圣地”——“木叶”,更是成为三位王选定的归宿。


……然而好景不长。


“赤之王”宇智波斑迷失在对力量和‘大源’的追求中,与“青之王”千手柱间产生争端,最后叛出“木叶”,堕入黑暗,与天灾为伍。


其后,更是在新约历3年,携带着天灾之中的“九大尾兽”之一——九喇嘛,一同袭击“木叶”,彻底背离人类阵营。


“青之王”千手柱间迫不得已,与狂妄的“赤之王”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决战,最后惨胜。“赤之王”的身影完全消失于世界之中,不再现世,而重伤的“青之王”,于病榻缠绵了短短三载,便不得不遗憾而逝。


圣地“木叶”的权柄,最终,过继到了“白之王”——“青之王”唯一的弟弟,千手扉间手中。


而在“青之王”故去之后,曾被他强势镇压过的天灾阵营,和人类诸国,都开始蠢蠢欲动。


……


 


新约历31年,圣城“木叶”。


青宫——“青之王”曾经的故居,亦是现任的“白之王”居住的殿堂——的钟塔上,巨大精致的时钟指向了十二点的刻度,午夜的钟声在漆黑的夜晚中响起,打破了这片寂静黑夜的宁静,掀开了宁静背后恐怖的波澜。


适时,青宫地下第九层——绝对禁区,独属“白之王”的实验室中,响起了冷漠的说话声。


“是时候该起来了。”


身披反折着金属冷光的纯白长袍,头发雪白,脸上带着三道赤红的血色伤痕的男人,站在被无数封印加固并阻隔的沉重石门之前,面无表情地伸手在门上一敲。


“‘登神之路’已经完成,宇智波斑——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轰隆隆”的恐怖响声穿透足足有三百米厚度的巨大石门传来,恍若沉眠无数载的巨龙发出了清醒之时的第一声咆哮,又仿佛火山爆发时候大地发出的第一声轰鸣,整个地宫都在这轰鸣中开始簌簌发抖。


门外的男人却只是安静地站着,完全不为所动。


恐怖的轰鸣声,持续了足足十分钟才停止。然后,从门的后面,传来了低沉而磁性犹如铮铮琴鸣的男声。


“醒了。”


“好梦?”


“怎么可能。”


门后的声音从透出赤//裸的嘲讽。


“一想到那个家伙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招摇着,我怎么可能睡得好?——”


“——你说是吧,千手扉间。”


门前,承载着“白之王”的冕冠,作为“木叶”的主宰者的男人,没有回应。


“哼,多少年了,你还是这个死人样。”


“别说废话,”千手扉间目光冷漠,声音也清寒得仿佛结了霜的月光,“睡醒了就给我滚起来,现在……离蠢兄长给出的最后期限,已经只剩不到两年了。”


“别忘了——我是为什么才选择帮你。”


可怕的轰鸣声再一次从门后传来,既像是巨龙在震怒地咆哮,又像是从深渊爬出来的魔神在肆意狂笑。过了一会儿,当宇智波斑的声音再次响起之时,整个地宫都在随着他的声音战栗。


“当然。”


他说道,语气讥诮。


“那就好。”


千手扉间对他的嘲讽毫不在意,只是镇定地说道,赤红宝石般的眼瞳冷硬纯粹,容不下一分动摇。


“你爱怎样做我管不着——只要你把他带回来。”


“千手扉间,”宇智波斑用叹咏调般的语气说道,“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说的好像你是正常人一样。”


千手扉间语气冷漠。


“呵,能够想出‘登神之路’,并将之彻底完善……让人类蜕变为天灾,登临神位……如此可怕……”


“……要是被别人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可是真的会被打成人类的叛徒的哟。”


“你以为我在乎?”千手扉间冷笑,“我特么活了这么多年,被你们坑的次数难道还少吗?!——特别是千手柱间那个混蛋!”


“说什么要拯救人类、结束黑暗时代,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直接拉我下来浑水,建立了‘木叶’没多久,二话不说就去死了,留下一大把烂摊子让我给他收拾——”千手扉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我管他是什么东西,人类也好,天灾也好,我只知道——”


“——那个叫千手柱间的混蛋,是我的兄长——”


“——哪怕要爬到无底深渊的最深处,我也一定要把他揪回来!”


“……然后呢?”门后面的宇智波斑突然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然后特么的让他尝尝十年无休、一月不眠、从早到晚都被淹没在公文报告会议的日子!!”千手扉间一瞬间面目狰狞,“死不管事的混蛋!你们两个都一个鬼样!”


“……我有管事……”


“你管个鬼?!宇智波还不是泉奈帮你管的!”千手扉间下意识反驳道,然后才发现自己说出了某人的名字。


“……”门后的宇智波斑沉默了,半晌才幽幽道,“……原来你还记得。”


“……忘不掉。”千手扉间叹息道。“他要是活着,你……”


“没有可能的事,提之无意。”


宇智波斑语气生硬,立刻转移了话题。


“千手扉间,我去了之后,物质界就交给你了……”


“……别死得太早。”


“哼。”千手扉间冷哼一声,“就是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赤焰团扇’已经重铸完成,你原来那把镰刀太掉档次,我加了邪神遗骨和新发现的冥海结晶进行重新打造,在地下冷泉中浸泡了三年,现在也已经完工……”


“……宇智波斑,弄不回蠢兄长,你就去死吧。”


“嘁。”


门后,传来男人狂嚣强势而又不容置疑的声音。


“我会把他的头带回来。”


……

HANA✿:

轉生paro的子帶土和斑(親情向)。

自娛自樂的產物,認真就輸了。

教程:Excel+Word批量生成论坛体格式

千行栈:

ERIS·洛茵尔:



造福大众系列,office软件真好用啊真好用(✪▽✪)




千鸟破风:







写了个用Excel+Word批量生成论坛体格式的教程,核心是对“替换”功能的灵活运用,希望能帮到写文的小伙伴们(不要吐槽范例






















浅罂—今天也没有ssr:

查克拉手术刀:亥—丑—寅—子—午—申—未
火遁*大火球之术:巳-未-申-亥-午-寅
水遁·水乱波:辰—丑—卯
火遁·龙火之术:巳-辰-卯-寅
火遁·灰积烧:巳-子-寅
火遁*凤仙火之术:子-寅-戌-丑-卯-寅
火遁*火龙炎弹:未-午-巳-辰-子-丑-寅
水遁*水龙弹: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戍-寅-巳-丑-未-巳-亥- 未-子-壬-申-酉-辰-酉-丑-午-未-寅-巳-子-申-卯-亥-辰-未-子-丑- 申-酉-壬-子-亥-酉
水遁*水阵壁:寅-巳-寅-巳-寅-巳
水遁*水牢之术:已-未-午-卯-未-午-卯
水遁*大瀑布之术:寅-丑-申-卯-子-亥-酉-丑-午-戌-寅-戌-已-申-卯
土遁*土龙弹:未-午-辰-寅
分身之术:未-巳-寅(5秒内完成)
通灵之术:亥—戌—酉—申—未(3秒内完成)
手里剑影分身之术:丑—戌—辰—子—戌—亥—巳—寅(4秒内完成)
雷切:丑—卯—申
千鸟:子—午—申—午—卯
佐助版千鸟:申—辰—子—酉—丑—巳—戌—寅—申(最后用左手发动)
潜影蛇手:寅-子-未-子-寅
秽土转生:寅-巳-戌-辰 最后双手合十
封印术*尸鬼封尽:巳-亥-未-卯-戌-子-酉-午-巳 最后双手合十
封印术*封邪法印: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戌-子
封印术*封火法印:子-酉-(双手张开,拇指相抵)-寅
蛤蟆口束缚术:巳-亥-子-辰-亥-辰-寅
忍法.瓦飞镖:寅—辰—子—寅